今天是:

首页

中心概况

时政要闻

中心要闻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业务介绍

中心文化

政策法规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要闻 >> 内容
退役军人事务部前世今生
华夏军创          发布时间:2018-05-14     阅读:次    

原标题:退役军人事务部前世今生

民政部将对1978年以来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信息全部进行重新梳理,按照已有的政策一一对应。“凡是没有落实的都坚决要落实,对此称为‘清零行动’。”该举措被舆论认为,是在破解有关退役军人长期存在的遗留问题。

在国务院的结构中,组成部门的出现与消失,与时代的发展密切联系。直接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被认为是与中国军改相配套的改革。

把退役军人安置工作纳入军民融合国家战略之中,形成富国强军的重要一环,也被认为是解决退役军人就业问题的有效方式。

关于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改革方案在2018年3月13日一经公布,军人圈里就“炸开了锅”。

根据该方案,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成为国务院新的部门,将民政部的退役军人安置职责,人社部的军官转业安置职责,以及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后勤保障部有关职责进行了有效整合。

“这意味着,我国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心正由破解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向解决政策性问题转进。”全国政协委员,原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岑旭说。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就首次提出:“组建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此次机构改革单独设立为国务院组成部门,更是迈出了“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的重要一步。

3月19日,原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孙绍骋被正式任命为退役军人事务部第一任部长,预示着退役军人事务部将正式履行职能。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在正式成立该部门之前,政府与民间就退役军人权益保障等问题已经进行了多轮探索。权威部门统计显示,我国现有退役军人5700万,并且每年还以几十万人的速度递增。

作为一个新设立的部门,退役军人事务部面临着内部统筹、理顺管理服务机制等众多难题。“这其中,法治思维、法制观念是关键。”华南师范大学政府改革与法制建设研究院院长薛刚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东方IC/图)

对“兵兄弟”的情

“我是一个军嫂,为退役士兵兄弟们的未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最大的心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山东省委员会委员翟丽彬,今年参加该省政协会议时,带来的提案依然围绕退伍军人的主题展开。

“我关注退伍士兵这一群体已经有七年了,没有一份情怀是做不下去的。”翟丽彬的“情怀”来自她与生俱来的“红色基因”,她的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妈妈及三位叔叔都是军人。军人家庭长大的她,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每次提到军人,她都会习惯性地称呼为“兵兄弟”。

2011年,翟丽彬申请成立了全国首家服务于退役军人的就业创业指导平台——山东省长城军地人才就业创业促进中心,到目前为止,已对近两万名退役军人提供就业创业服务。

回想中心刚创立之时,翟丽彬思绪万千:资金上的不足以及与政府职能部门沟通协调的困难,让她有些泄气。但凭着自身的信念和朋友的支持,翟丽彬还是坚持了下来,免费为有创业理想的退役军人进行创业帮扶,至今已成功扶持近30个创业项目。

在翟丽彬眼里,退役军人事务部的组建,让她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她希望自己在山东创办的这一模式,能够为全国探索保障退役军人权益,提供一些经验。

事实上,近一年来,国家层面对退役军人群体的关注也是与日俱增,翟丽彬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变化。

“谁是最可爱的人,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让军人受到尊崇,这是最基本的,这个要保障。”习近平在出席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全体会议时说。

而在这之前,中国已经启动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的组建工作,推进退役军人权力保障改革。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8年2月1日证实,民政部将对1978年以来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信息全部进行重新梳理,按照已有的政策一一对应。“凡是没有落实的都坚决要落实,对此称为‘清零行动’。”民政部的这一举措,被舆论认为,是在破解有关退役军人长期存在的遗留问题。

此外,国家还将采取措施继续协调央企落实新增人员5%员额,用于退役士兵的安置。

地方上的探索也未停止。

2018年1月28日,中国首家省级退役军人管理服务中心在河北省正式成立。该中心将突出服务职能,统筹服务保障、政策宣传、沟通联系、规范管理等各项工作,为退役军人排忧解难。

“这可以看作地方为解决中国退役军人管理保障力量分散的一次有效尝试。”长期研究军事法的薛刚凌说,“和国务院此次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思路是一样的,主要解决多头管理的局面。”

为了加强对退役军人工作的垂直管理,河北省还按照“二站三中心”模式,在市、县(市、区)两级成立退役军人管理服务中心,在乡(镇、街道)、村(社区)成立退役军人管理服务站,基本形成了省、市、县、乡、村5级退役军人管理服务网络。吉林省长春市建立军转干部创业孵化基地,目前该市的军转干部创业孵化基地已由创建时的4家增至74家,帮助长春乃至东北地区的军转干部自主创业。

▲2017年8月31日,在共和国礼炮部队的院里,即将面临复退的共和国礼炮兵们正在举行着退伍仪式。新兵与帮带自己的老兵相拥而泣,舍不得他们离开。(东方IC/图)

千呼万唤始出来

“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人民军队建设关系国家生死存亡,从林海雪原到南沙群岛,从西部边陲到东海之滨,无不有中国军人驻守的足迹。

然而,长期以来,退伍军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得到充分保障。电影《芳华》中的男主人公刘峰参加了1979年对越反击战,因为战斗断掉了自己的一只手臂,离开部队后,战斗英雄沦落街头,让人无限唏嘘。虽然是电影中虚构的人物,却也或多或少折射出退役军人的真实境况。

曾执行过西撒哈拉地区维和任务的张如飞,在部队干了18年,离开部队时选择了自主择业。回到家后,张如飞开始创业。谈及为何创业,他叹了一声气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军官回来后无人管,也无人过问,长期在部队接受训练,又无一技之长,很担心被社会边缘化甚至淘汰。”

如今的张如飞创业之余,不定期地会和老战友们交流感情,私下里聚会一两次。据张如飞介绍,在他周边,不能适应新生活环境的退役军人不在少数,除了工作技能之外,他们的心理状况也令人担忧。

翟丽彬的看法也证实了这一点,她发现不少士兵进部队时年龄小,退伍后还是相对单纯,面对复杂的社会,比较容易出现心理问题。“他们退役后,半年内找不到工作,可能就会精神不振。”

为此,在关于退役军人的培训课程中,心理测评是必不可少的一项,翟丽彬认为这样能使他们尽可能摆脱心理障碍,重新认识自己的价值,“特别是‘90后’退伍士兵们”。

当看到国家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新闻时,张如飞难掩自己的兴奋,“没有了后顾之忧,军人才能安心奉献”。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作为退役军人事务部的第一任“掌门人”,孙绍骋早于1984年就开始在民政部救灾救济司救灾处工作,这使得他能够有机会与第一时间赶往救灾现场的军人打交道。2011年,他以全国退役士兵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民政部副部长的身份,专门向公众解读了退役士兵安置改革。2012年,民政部走访慰问解放军官兵时,孙绍骋也在走访队伍中。

巧合的是,事关退役军人的两份重要文件下发的时间,孙绍骋也正担任民政部副部长。

2010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了42号文,要求加强退役士兵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以提高退役士兵的就业能力,明确了以扶持退役士兵自主就业为主,安排工作、退休、供养等多种方式相结合的安置制度。

2011年,国务院发布《退役士兵安置条例》,对退役士兵的待遇、保障等问题做出了规定。

在国务院的结构中,组成部门的出现与消失,与时代的发展密切联系。这次改革中,直接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与近几年来中共中央确立的“强军”息息相关,体现了国家对军队建设的重视。

从2016年元旦开始,军队的显著变化接踵而至:先是“脖子以上”的战区改革,再是“脖子以下”的集团军改革。2017年下半年,军校、武警部队改革紧锣密鼓进行,如今退役军人的管理保障改革随之而来,舆论认为,这是与中国军改相配套的改革。

南方周末记者从消息人士处了解到,接下来可能会在地方成立对应的退役军人事务厅(局),以推动退役军人保障改革的顺利进行。

“树立‘大机构观’”

过去,没有专门的退役军人事务部,这部分职能只是零散地分布在其他部门中,如今被整合在一起,能否起到1+1大于2的效果,舆论颇为关注。“要起到好的效果,首先要做的就是进行调查研究,排查和梳理各地亟待解决的问题,制定解决方案。”薛刚凌说。

日前,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联勤管理系主任郝万禄在接受中国军网采访时表示,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改革要“树立‘大机构观’,把服务、维护、管理、保障等职能融为一体,突破就退役谈退役的思维模式”。

说到资金供应,郝万禄感受颇深,他特别建议探索设立退役军人保障基金。“退役军人待遇保障,不能仅仅依靠政府拨款,而应依靠多方社会力量,面向全社会加大资金筹措力度。”

在军地协调方面,由于不同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经济发展情况、财政支持能力等因素不一样,军人的福利待遇确有不同。

郝万禄希望,政府与军队方面,必须加强相互的协调与配合,因地制宜地充分考虑退役军人及其家庭的多元福利需求,统筹规划、适度倾斜。

把退役军人安置工作纳入军民融合国家战略之中,形成富国强军的重要一环,也被认为是解决退役军人就业问题的有效方式。创立于2017年8月的上海“军谷·退役军人创业实训基地”,在民营企业退役军人第三方服务这一方面走在了前列。该基地的运营孙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基地为‘军转民’、‘民参军’企业提供技术交易、军工执照办理等服务,通过企业服务和产业落地的方式汇聚企业,有了这些企业岗位需求,通过用人岗位的排摸,对有意向从事这些岗位的退役军人进行定向化岗位培训服务,培训后我们输送到各个企业。既解决了军民两用企业用人的问题,又解决了退役军人的就业”。

“退役军人过去由中组部、民政部、人社部三个部门负责,出现了服务不集中、服务效果不明显的历史遗留问题,现在有了专门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去负责,以及更多民营企业参与,这些问题想必可以改善。”孙命说。

退役军人相关法律的欠缺,也长期制约着彻底解决军人退役的问题。在这方面,许多国家走在了中国前面。

以美国为例,“二战”后期,美国总统罗斯福于1943年正式签署《老兵权利法》,该法案被美国退役军人称为“20世纪国会通过的最伟大的法律,也是美国进行得最好的一项投资”。因为,它是美国军人安置的一个基础性文件,从法律方面给予了退役军人的权益保障,避免了出现“一战”后,大量退役军人由于失业、抚恤金拖欠等问题而大范围上访的局面。

1983年,美国国会又通过《退役军人紧急职业训练法》,次年又通过《蒙哥马利法案》等等,对于保障军人顺利转业到地方工作起到了巨大作用,进一步完善了美国退役军人政策制度。

和法律同步完善的还有美国保障管理军人的退役机构,从最初的退役军人权益保护处升格为退役军人事务部,到如今,下设医疗、福利、国家公墓管理三个局,合同审查和退役军人申诉两个委员会,以及全国各地的57个下属办事机构。

“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规模在美国政府内阁15个部门中,地位仅次于国防部。”薛刚凌说,“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相关方面的法律制度齐全,退役军人的各项事务及保障落实比较到位。”

同时,在美国,每年的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日)是“退伍军人节”。这一天里,美国上自总统下到各州州长都会向全国退役军人致敬,以缅怀他们的功绩。

目前,中国虽早已设立“建军节”,但民间希望设立“退伍军人日”的呼声不断。“我们也希望有属于退伍军人自己的日子。”张如飞每次和退伍的战友们交流时,都有着这样的期望,“军人们除了关注个人福利,归属感和荣誉感也是大家极为看重的。”

在中国颇为尴尬的现实是:退役军人的“担子”几乎全压在了政府身上,而忽略了社会团体的作用。美国有海外退役军人协会,英国有南大西洋勋章协会等,这些由退役军人建立的退役军人管理保障社会团体,成为了政府保障军人合法权益的帮手。

翟丽彬的老公王再军也是一位军人,在2018年即将退役。翟丽彬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老公从军队退役后,也会加入到我们所在的社会团体中来,帮助退役军人就业创业。”

尽管有了国家的重视,薛刚凌认为,要解决退役军人的问题,硬骨头还是得一个个啃。“组建部门只是第一步,具体的职能行使恐怕还会有一段磨合期和试运行期。”